返回首页
 【公告】 1. 本网即日起只接受电子邮箱投稿,不便之处,请谅解! 2. 所有文章的评论功能暂时关闭,主要是不堪广告骚扰。需要讨论的,可到本网留言专区 
学界动态 |  好汉反剽 |  社科论丛 |  校园文化 |  好汉教苑 |  好汉哲学 |  学习方法 |  心灵抚慰 |  好汉人生 |  好汉管理 |  学术服务 |  好汉网主 |  说好汉网 |   English  |  学术商城 |  学术交友 |  访客留言 |  世界天气 |  万年日历 |  学术吧台 |  各国会议 |  在线聊天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深大硕士研究生的实证研究获重大发现
时间:2012-10-16 下午 09:11:18,点击:0

72名落马省部级官员调查:八成涉腐仍获晋升

2012年10月16日14:49   深圳晚报 陈简文

深圳晚报见习记者 陈简文/文 记者 刘钢/图


24岁深大研究生以72名省部级落马官员为样本研究,认为腐败期间能晋升官员腐败一般9年后东窗事发。该研究报告被选入《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报告》,引来著名金融学专家微博关注。

深圳大学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所硕士研究生涂谦以十六大以来落马的72名省部级官员为样本,对其基本特征分析后认为,中国省部级腐败高管的腐败时间跨度较长,且在此期间被提拔现象普遍。‘钱、权、色’是腐败的高发领域,腐败的高发年龄段为52岁至62岁。”昨日,耶鲁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陈志武 (微博)的一条微博引起了不少网友热议和转发。

记者昨日下午来到深圳大学,找到了该文章的作者,正在深圳大学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所攻读硕士研究生的涂谦。对于自己的文章被著名金融学专家陈志武所关注,24岁的涂谦坦言有点诧异。“在一项透明国际所公布的2010年世界各国清廉指数(CPI)排行中,中国得分为3.5分,腐败问题正日益成为制约中国未来发展的瓶颈,所以我选取了十六大召开以来被查处的72名省部级腐败官员为例,在去年年底完成了这篇文章,并发表在《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报告》上。”涂谦告诉记者。

52岁至62岁为腐败高发年龄段

在涂谦的文章中,搜集的72名省部级腐败官员分布于2003年至2011年,其中2007年数量最多,达到14人。涂谦表示,因其研究报告的调查时间截止为2011年6月,故文中所列2011年查处的人数较少,为4人。

在查处的72名省部级官员中,年龄在70岁以上有2人,年龄最大为已退休的浙江省原副省长王钟麓,时年74岁。值得注意的是,有几位官员在退休之后仍被查处,如国家食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年龄最小者为国家统计局原局长邱晓华,时年49岁。

近五成官员查处时的年龄在56~62岁期间的31人,占43.1%;49~55岁者19人,占26.4%;63~69岁者20人,占27.8%;70岁以上为2人,占2.7%。55岁和62岁的人数都分别为6人和7人,多于其他年龄段人数,整体平均年龄为59.71岁。

在72个腐败高官案例中,涉及党和国家领导人1名,是原中央政治局委员、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正部级官员17人,占23.6%,副部级51人,占约70.8%,中将级别2人,少将级别1人。“我所搜集的72名省部级腐败官员样本资料均来自人民网、新华网等权威媒体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年度工作报告》、《最高人民法院年度工作报告》及各级纪检机关的公开资料。从搜集整理的数据可看出,我国查处的省部级腐败官员大部分为副部级官员,所占比例近七成,”涂谦告诉记者。

近八成官员腐败期间职务能得到晋升

在55个有明确的腐败时间跨度的样本中,时间跨度为10年以上者21人,占38%;5至9年者25人,占45%;5年以下者9人,占12%;平均时间跨度为8.5年。这意味着腐败官员在第一次做出贪污或受贿等腐败行为后将近9年才东窗事发。这其中,跨度最长者为原中央政治局委员、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达18年;跨度最短者是原山西省委副书记侯伍杰,仅为两个月。

涂谦认为,从官员在腐败时期内担任的职务来看,除辽宁省原副省长刘克田、湖南省高院原院长吴振汉、国家统计局原局长邱晓华等少数人外,其余高官在腐败期内的的职务均有变动,甚至有近80%的腐败官员职务得到了晋升。其中,陈良宇从厅局级干部成长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何闽旭由浙江省劳动厅副厅长提拔为安徽省副省长。“这些事例都意味着,腐败高官在此期间不仅能够‘自保安全’,而且还能经受组织考察、离任审计、财产申报等一系列外围挑战,到更高的领导岗位把持更大的权力。把持权力越大,其暴露的可能性越小,如此恶性趋势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发案率政府部门最高纪委最低

在涂谦搜集的所有案例中,72名省部级腐败官员大部分来自地方,人数为52人,占72.2%;来自中央的人数为20人,占27.8%。

另外,依据横向权力即权力类型分析,各部门腐败率差异较大,当前腐败现象已渗透于党委、政府、人大、政协、纪委、司法、国企、军队及高校和科研机构中,其中政府部门发案率较高,有19人,占26.4%;党委部门13人,占18.1%;人大与国企各9人,各占12.5%;政协与司法同为8人,各占11.1%;高校及科研机构2人,占2.8%;纪委发案率最低,仅有1人,占1.4%。

政治领域腐败主要是买官卖官

涂谦表示,在他搜集的72名高官中,经济领域发案率最高,有60人。

省部级高官在政治领域的腐败主要表现是为他人职务升迁变动、人事录用和干预案件处理等提供便利。在所有案例中,有31人涉及政治领域腐败,接近半数。政治领域的腐败主要集中于买官卖官。不少腐败高官同时渗透于经济和政治领域,“复合型”腐败现象明显。

另外,有不少高官在生活作风上存在严重腐化,在所查处的72名腐败高官中,有22人有长期包养情妇、道德败坏的问题,占33.3%。在包养情妇的官员中,为数不少是为情妇谋取利益而落马。其中,还有因情妇举报而后院起火导致自己腐败行迹暴露的高官。

“钱、权、色”是腐败高官的共同特征。

败高官判处死缓的人数最多

在72个腐败样本中有53人已由法院判决,其中,罪名为受贿罪的腐败高官占据绝大多数,共51人、占已判决的94.4%。

经过统计得出,省部级腐败官员的涉案金额巨大,其中涉案金额2000万以上5人,中国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陈同海涉案金额1.9573亿,创历史之最。深圳市原市长许宗衡涉案3318万。涉案金额100万以下者仅为6人,有36人涉案金额集中在101万~1000万之间,占总数的67.9%。

在72名腐败官员中,受到司法处罚的有56人,占68%。其中被判处死缓的人数最多,达24人,占所有被司法处罚人数的43%,接近半数。有期徒刑17人,最高者18年,是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最低者11年,有3人;判处无期徒刑11人,判处死刑4人;仅受到行政处罚的有16人,其中双开(开除党籍、开除公职)者8人,被免职者3人,开除党籍、撤职及其他纪律处分者5人。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百度搜藏+ 分享到淘宝+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Facebook脸谱网+ 分享到Facebook推特网+ 【打印】【关闭
上一篇: 征文:Society for Research in Adult ..
下一篇: 征文:上海市思维科学研究会第一届(2012)..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