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公告】 1. 本网即日起只接受电子邮箱投稿,不便之处,请谅解! 2. 所有文章的评论功能暂时关闭,主要是不堪广告骚扰。需要讨论的,可到本网留言专区 
学界动态 |  好汉反剽 |  社科论丛 |  校园文化 |  好汉教苑 |  好汉哲学 |  学习方法 |  心灵抚慰 |  好汉人生 |  好汉管理 |  学术服务 |  好汉网主 |  说好汉网 |   English  |  学术商城 |  学术交友 |  访客留言 |  世界天气 |  万年日历 |  学术吧台 |  各国会议 |  在线聊天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说好汉网 说好汉网
好汉网叫板『文抄公』
时间:2008-5-31 上午 11:18:28,点击:0

■文/实习记者魏星摄/李一鸣

好汉何云峰

上海有一个人,自己自费创办了中国第一家反剽窃专业网站“好汉网”(http://www.heyunfeng.com; http://www.studyplace.net)他要与越来越严重的论文剽窃行为作斗争。他就是上海师范大学法商学院教授何云峰。

记者面前的何云峰,貌不惊人,但说话却掷地有声:“我为什么把这个网站取名叫‘好汉网’?就是因为真正的好汉是讲志气的,绝对不应该做抄袭剽窃的事情!”去年3月,身为教师的何云峰再也难以容忍暗流涌动的论文剽窃现象,于是决定做一个专门反剽窃的个人网站。在美国学过计算机的他单枪匹马很快就将网站搞了起来,这就是:好汉网。

对网站的内容,何云峰颇费了一点心思。好汉网现在可以提供很多服务:防止一稿多投、进行作品被剽窃认证、出具不良学术行为证明、学生作业防止被偷用登记等等。你的作品一旦在网站上登记以后,网站就会启动反剽窃监控系统,对作品是否被剽窃进行监视。

网站是建立起来了,但何云峰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当他向朋友、学生介绍自己的网站时,没有多少人感兴趣,不少学生甚至一听到“反剽窃”就不愿意浏览下去。虽然现在有点改观,但为了让更多的人来访问,他还是不得不将反剽窃仅仅作为网站的一个频道,而这并不是他的初衷。何云峰对记者说:“反论文抄袭剽窃,要大家一起动手,单单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

他或许是孤独的,但却有一种坚毅的力量,那是“好汉”的力量在潜移默化着我们。记者于是从网站提供的反剽窃信息中开始了追踪。

硕士也疯狂

去年,广东爆出一条爆炸性新闻,一位研究生凭一篇存在明显抄袭、剽窃的论文竟然顺利拿到了硕士学位,尔后遭至中科院5名院士愤然上书揭发。

涉嫌抄袭的论文出自广州师范学院现已与广州大学合并物理系凝聚态物理硕士点2000年毕业生陈某之手。在南方日报记者曹轲的帮助下,记者电话采访了广师物理系主任解文方教授。

解教授介绍说,这件事情实在是太明目张胆了。早在答辩以前,就已经有人揭发这篇学位论文的主要部分有抄袭中国科技大学学报已发表论文的嫌疑。而且解教授本人在答辩前也通过对照比较,发现论文第三章的全部公式都是抄来的。更有甚者,由于对原作没有理解,论文中还出现了两个简单的错误。

判定论文严重剽窃后,解教授的态度很明确,要这名学生认识错误的严重性,写出检讨听候处理。但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论文还是在审定会上通过了,陈某如愿拿到硕士学位。面对这种反常现象,极富良知和正义感的5名中科院院士坐不住了。蒲富恪、郝柏林、范海福、陈难先、顾秉林5名院士在给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的揭发信上签了名。他们经过认真核对,一致认为是明显的抄袭之作。

剽窃者不会有好下场。终于,广州大学新一届学位评定委员会作出了撤销陈某的硕士学位,收回学位证书的决定。

解文方教授表示,陈某的硕士毕业论文严重剽窃他人成果,并且在事先有人指出的情况下,仍然被强行通过,在学生、老师及科技界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一定要引以为戒。

研究员告教授

今年年初,国内历史考古学界爆出了一起颇具轰动性的官司。四川省民族研究所研究员陈明芳起诉四川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副教授罗二虎侵犯其著作权。

陈明芳在成都家中接受记者的电话采访时认为,“被告罗二虎未经原告许可,在自己的《魂归峭壁──悬棺与崖葬》一书中,从整体框架结构,重要观点和某些章节标题、语言文字等方面抄袭原告所著《中国悬棺葬》一书,其中语言文字的相当部分与原著完全一致,原文使用《中国悬棺葬》一书中语言文字总计达7万余字,占罗所著《魂》一书的50%以上。”陈认为,对于一个知识分子来说,抄袭和剽窃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原则问题。

费尽周折,记者终于采访到了罗二虎本人。“剽窃者”罗二虎认为对方在对著作权的理解上存在很大的误差。他所著的《魂》一书是通俗、普及性读物,而陈的《中》则为学术性著作,其性质不同,他也将其附在《魂》一书后的参考书目中,所以这只是引用,而非抄袭。他还向记者提及了中国版权中心就两本书所做的结论,在双方内容相似的比例上与原告的说法存在很大差异。罗表示,将等待法律的公正裁决。

事件发生以后,中国文物报在今年3月28日刊登整版文章,就此事展开讨论。该报编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这个事件无异于在文博学界扔了一颗重磅zha---d,就连国家图书馆馆长任继愈老先生也指出,当前学界最大的腐败就是抄袭、剽窃现象成风。李让认为,应该从这起事件引起一个究竟怎样做学问的问题,不良的学风一定要刹住,不能让其愈演愈烈。

大学:几个浆糊手文抄公

那么,我们周围大学里的抄袭、剽窃之风到底如何呢?记者到几所大学进行了一番明察暗访。

现在正是一年一度毕业生们写论文的时候。记者注意到图书馆和机房里的人流量明显比平时增多。有几个大学生向记者表示,写论文没有什么难的,到时候,在网上搜索一大堆相关的资料,再到图书馆泡上两天,然后剪剪贴贴,一篇论文也就成了,只要引用的痕迹不是太明显和过分。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学教授对记者说,自己几乎每年都要指导学生写论文,几年下来,发现一些大学生的毕业论文抄袭现象明显。有些学生几乎连观点也是抄别人的。但一般来说,这种现象在硕士生和博士生中相对较少。

这位老师也分析了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他指出:一方面,大学毕业生择业竞争日趋激烈,因此有一部分大学生整个大四的时间几乎都为了找工作而奔忙,于是,写论文的时间变得异常金贵,有的要拖到5月份才开始。所谓“病急乱投医”,为了省事,就只能东拼西凑,应付交差了事。

有一位大学生在接受采访时的话或许在学生中间有一定市场:写论文时总是要引用别人的观点和资料来论述的,只要不是跟人家一模一样,就算不上抄袭。另外,记者在学生中做了一次小小的调查,征询他们对何云峰教授“好汉网”的意见,结果颇令人失望,绝大部分表示不感兴趣。

在采访中,记者还惊讶地发现,买卖论文的现象也开始暗暗滋生。不可忽视的是,如果你在各大高校的BBS上转一转,就会很轻易地发现一些“枪手”们自我推荐的广告。还有人会在网上贴出“求购论文”的帖子。

制度是关键

论文抄袭行为虽然是个别,但贻害无穷。

对于如何从根本上杜绝剽窃、抄袭现象,何云峰教授认为,最根本的是制度和法律上的保障。目前的著作权法虽然也有相应规定,但还远远不够完整。

何教授指出,仅仅将抄袭剽窃现象归结到个人道德问题上面、依靠道德约束是不够的,归根到底还要依靠制度的健全。国外的一些国家设有专门机构叫“科学伦理委员会”,专门审查学术道德问题。何教授说“知识经济就是创新经济。而对于创新来说,没有制度的保障就没有任何意义。”

据记者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已于1991年6月1日正式施行,上海市也在2000年1月3日颁布了《上海市著作权管理若干规定》。一位法律界人士告诉记者,从现今的抄袭的形式看,有原封不动或者基本原封不动地复制他人作品的行为,也有经改头换面后将他人受著作权保护的独创成份窃为己有的行为,前者在著作权执法领域被称为低级抄袭,后者被称为高级抄袭。前者的认定比较容易。后者的认定难度就相当大。鉴于此,我们应对的最好方法就是严格依法办事,打击剽窃者,保护被剽窃者的利益。

在学术和求知领域,抄袭剽窃无疑是一颗侵蚀健康肌体的毒瘤。

何云峰教授个人创办好汉网,无疑迈出了个人反剽窃行为的第一步。但真正的力量来自于全体社会公民的参与和支持。也只有人们的反剽窃意识变得更强,何云峰们才不会感到孤独。

青年报——生活周刊,2001年4月6日。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百度搜藏+ 分享到淘宝+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Facebook脸谱网+ 分享到Facebook推特网+ 【打印】【关闭
上一篇: 上海电视台八频道“新闻追击”专访
下一篇: 反剽窃要有先锋意识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