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设首   首页   天气
收藏   登陆   搜索
联系   注册   留言
推荐   聊天   日历
社科论丛
好汉哲学
好汉管理
好汉人生
好汉教苑
学习方法
心灵抚慰
校园文化
学术服务
说好汉网
学人交友
好汉网主
好汉反剽
学界动态
图片影展
English
[普通留言]
何云峰 [ 帅哥 ]:社会主义四大核心价值主张
点击可缩/放   http://www.heyunfeng.com    你无权查看IP  帮助 

社会主义四大核心价值主张回复
开放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百度搜藏+ 分享到淘宝+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Facebook脸谱网+ 分享到Twitter推特网+ 用邮件推荐给朋友+ 打印

鄙人以为,社会主义奉行的四大核心价值观念包括尊重劳动(LaborsRespecting)、缩小差别(Social Differentiations Minimizing)、关爱底层(Root People Caring)和人类联合一致行动(简称人类联合或称为一致行动,即Human Action Concerting)。全文见 http://www.studyplace.net/home/news_view.asp?newsid=778 

 留言日期: 2014-5-26   22:59:51  

共有3条回复

[第3条回复]  回自:何云峰   回复标题:评“社会主义四大核心价值主张”  
回复时间:2014-5-26 23:05:02   我要评论
谢谢你耐心看咱的拙作。其实,我也是自娱自乐吧。大家都在反腐,都在喊法治,等等。没有根基,没有统一的基础,结果都属于头痛医头的那种。资本主义的天赋人权观念成为所有法治、制度的基础,而社会主义却没有这么个统一的基础,九九归一怎么归呀。我的劳动人权想法也是想构建劳动法权。用劳动来为所有的法治和社会等等构建最终的说明。比如宪政,如果没有法权基础,宪法本身就是不健全的,这样的宪政不是害人还社会吗。先要有基础,到了这个终极的基础,大家就不再问了,而这个基础不是共识,是达成共识的前提,是先在的,不是后成的。我倒认为,现在的学界把问题搞反了,大家认为,先要法治,再要核心价值,这不是等于空中楼阁吗?资本主义社会几百年牢固无比,就是先有核心价值后有法治。自由平等的确是好东西,但在社会主义没有终极说明,所以自由平等在没有核心价值的社会主义社会必然成为空话。我不是要摒弃现代政治文明,而是要去为中国的现代政治文明寻找天赋人权之外的根基。大家讲现代政治文明无非是西方那一套,可那一套是有天赋人权根基的呀。那我们又不可能去采纳天赋人权。如果不找到这个根基性的东西,怎么可能来建立现代政治文明呢?不过,我这些想法在你们这些学者面前可能比较幼稚。我不是要宣传什么核心价值,而是要从社会主义的最终根基上去思考问题。可能有点歪。呵呵,自娱自乐吧。 
祝好!

[第2条回复]  回自:JDH   回复标题:评“社会主义四大核心价值主张”  
回复时间:2014-5-26 23:04:11   我要评论
何老师:您的大作看了,写得不错,确实用了不少心,有较大的创新,与现在的核心价值有较大不同。但作为一个法律人,我与何老师对这个问题的关注点不同。也提几点想法供参与。
1.中国现今的关键问题,是如何将公权关进笼子,而不是什么价值观的问题。权力不受约束,特权泛滥,人民的权利就得不到保障,再好的价值观都无法树立。
2. 一个民主和法治的国家确实有核心的价值观,但它不是通过宣传实现的,而是通过民主法治实现的。民主得不到实行,法律不受尊重,任何价值观都没有意义。
3. 您已经提到,社会主义价值观应当比资本主义价值观有更大的优越性,但这种优越性不是建立在摒弃现代政治文明的基础上,而应建立现代政治文明的基础上,然后才有可能高于资本主义。换言之,要超越资本主义,前提是在自由、平等上做得更好,而不能因为自由平等是资本主义的东西,就坚决抛弃。一个现代国家,不讲自由和平等,怎么可能有民主和法治?而没有民主和法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无疑是空中楼阁。
希望对何老师有借鉴意义,不当之处,还望原谅。握手!

[第1条回复]  回自:JDH   回复标题:评“社会主义四大核心价值主张”  
回复时间:2014-5-26 23:02:59   我要评论
何老师好,大作非常有想法,有许多观点我也认同。但作为一个法律人,我感到这方面的宣传存在不少问题。正好收到朋友发来的一篇杜光的文章,特给您传来,看是不是对您有启发?稍后我再谈谈对您大作的看法。

握手!

杜光:社会核心价值观的意义、难题和出路

继中共十八大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后,中央办公厅在去年12月发布《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见》,就社会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和践行作出部署,提出一些培育和践行应该遵循的原则。接着,《人民日报》围绕这个主题展开宣传,连续发表11篇本报评论员文章:2月中旬发表5篇“论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下旬再发表3篇“论着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4月中旬又发表3篇“论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落细落小落实”。如此密集地论述同一个主题,在迄今为止的官方媒体上,似乎还没有先例。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明指导思想上对社会核心价值观的重视。但在其他媒体,相对来说却显得有些冷漠;有一些报道和文章,也是抽象论述多而具体阐释少,对12条核心价值观作出理论说明的文章不多。即使是《人民日报》,也只在2月17日为配合评论员文章,以一版篇幅,发表了分别阐述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4篇文章。倒是宣传好人好事,并且把这些好人好事同核心价值观联系起来的报道却不少,其宣传手法类似“学雷锋”、“学大寨”,令人有“似曾相识”之感,只是现在都挂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名下了。

这种现象,表现了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后在宣传上的悖论:一方面宣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需要培育,同时又展示社会上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事例。而培育和践行是两个不同的发展层次,培育起来之后才有可能践行。固然,由于社会的多样化和进步的不平衡性,人们价值观的形成和实践,会展现复杂的图景。可是,好人好事是任何社会都会有的,我国历史上就不乏推己及人、仁爱济世、乐善好施、行侠仗义、甚至为国捐躯的仁人志士,这当然同他们的价值关怀有关,但归根到底是出于个人的人性仁心。社会价值观则涵盖整个社会的共识,作为现代社会的意识形态基础和凝聚整个社会的精神力量,它包括每个社会成员的权利和义务,具有高度的普遍意义和普世性。而迄今为止的官方宣传恰恰避开了社会价值观的这个本质特征,一些文章和报道总是以教师爷的口吻教育社会成员应该如何如何,却很少论及执掌权力的国家机器,需要创造什么条件来培育和弘扬这些核心价值观;只从义务的侧面去论证社会价值观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却闭口不提这些价值观正是公民的权利所在。这就使那些宣传显得苍白无力,虽然辞藻华丽、声势汹汹,却没有多少说服力。

中共十八大提出12条核心价值观,在当前这个社会转折的重要关头,是十分必要的。8964后的改革转向和进入歧途,给社会造成十分严重的后果,两极分化、道德沦丧、官民对立、社会分裂,贪污腐败遍及各个领域,群发性事件年年激增,冤假错案层出不穷。而这一切的总根源,在于政治权力缺乏有效的制约与监督。几届执政者拒不改革政治体制,建立应有的监督机制,却舍本逐末,开展“五讲四美三热爱”、“三讲”、“先进性教育”等等思想教育运动,结果无不流于隔靴搔痒的形式主义,各种社会弊端变本加厉,愈加严重。本届政府面对堆积如山的社会问题和政治难题,在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和厉行反腐败的同时,又提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虽然避开了政治体制改革,但如能切实培育和践行这12条核心价值观,从意识形态切入来解决形形色色的社会难题,推进实现“全面深化改革”的主题,仍不失为一个明智的抉择。当然,12条本身也不无可商榷之处,如我国传统文化里的仁义、廉耻、宽容,作为价值观,在当前也有着十分现实的意义,但均未被列入。

培育和践行这些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意义,在于这是全面提升每个公民的主观意识和客观价值的广阔路径。价值观是同每个人的世界观、人生观密切联系着的。它虽然属于公民个人的价值判断和个人行为,但它可以凝聚为全社会的共识,其作用却远远超过个人,具有普遍的社会意义。它是走向现代文明所必不可少的精神条件,适用于任何社会、任何民族、任何国家。因此,这些核心价值实际上就是普世价值,确立和践行这些价值观,是任何社会、民族和国家融入现代化、全球化所必须经受的洗礼。遗憾的是,执政当局拒不承认这些核心价值观的普世性,却给它安上“社会主义”的头衔,使它陷于不伦不类的尴尬状态。因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最基本的要素是人民民主专政,即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一党专政。而这些核心价值观却具有反专制的本质特征,同一党专政格格不入,互不相容。如果深入探讨,承认核心价值观的普遍意义和普世性,申明它的反专制的民主性质,就有犯禁触雷的危险。这就是目前官方舆论不能不谈核心价值观,却又不能深入探讨的难题所在。

培育和践行这些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意义,还在于它将有力地促进全面深化改革,成为实现改革目标的精神动力。在世界文明的发展历史上,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等价值观,曾经是民主主义革命所揭橥的主要口号,是反封建、反专制、反垄断的强大思想武器。我国目前的改革进程,就其实质来说,是民主革命在现阶段的主要形式。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口号,既然要全面地深化,就应该明确改革的目标模式:以市场经济取代垄断经济,以宪政民主取代一党专政,以文化自由取代专制统治,以社会平等取代阶级对立。12条核心价值观,可以成为实现这个改革目标的强大推动力。但是,这个意味着社会将大踏步前进的改革目标,却违背了当政权贵的既得利益,因而势必引起他们的强烈反抗。因为他们需要维持现状,以保持并扩大他们的既得利益。体制内的改革与反改革的博弈,民主与反民主的博弈,体现在社会核心价值观的宣传上,就只能停留在教训老百姓和表扬好人好事的层次。提倡了,却不伦不类;宣传了,却不痛不痒。我非常担心,高调推出的社会核心价值观,有再一次走过场、沦为形式主义的危险。

培育和践行核心价值观还有一个重要的意义,它可以成为执政党浴火重生的大好机会。共产党执政六十多年的历史表明,从毛泽东的专制独裁到邓小平的铁腕统治,一党专政所带来的严重后果,特别是政治权力缺乏制约与监督的体制格局,已成为一切社会弊病的总根源。它败坏了共产党的威信,摧毁着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提倡培育和践行核心价值观,创造了扭转这种状况的有利条件,如果广大党员、尤其是各级领导干部能够率先培育、树立起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诚信等核心价值观,并切实践行,就有可能把执政党改造成为顺应历史潮流、符合民众期望的现代政党。这是比“学雷锋”、“学焦裕禄”和“群众路线教育”等更为彻底、更为有效的途径。不知道执政党的高层领导者是否有这样的胆略和勇气。

培育和践行这些核心价值观,需要有一个长期的教育启蒙过程。西欧的一些资本主义国家,是经历了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启蒙运动三大革命,用了三四百年的时间,才使自由、民主、平等、公正、法治等价值观念,被社会民众普遍认知和接受。他们以这些价值理念为武器,战胜中世纪王权神权的统治,完成反封建、反专制、反垄断的民主主义革命。我国有着两三千年的封建专制主义和奴隶主义传统,至今仍然遍布于全国各个领域。这个严酷的事实,既表现了民主革命的任务依然十分艰巨,也说明培育和践行核心价值观必将是一个曲折而漫长的启蒙过程。这个艰巨的启蒙任务,绝不是单靠官方舆论就能承担得了的。只有落实宪法规定的言论出版自由,开放报禁书禁,实行百家争鸣,让广大公民能够自由地、深入地探讨这些核心价值观的涵义和作用,在交流认识、切磋琢磨的过程中发现真理,认识真理,建立起对于核心价值观的正确理解,才能切实践行核心价值观,使之成为推动民主革命、促进社会健康发展的强大动力。因此,要真正培育和践行核心价值观,一场广泛、深入而且持续不懈的启蒙运动是不可缺少的。

我非常希望,通过群众性的启蒙运动,能够切切实实地培育和践行核心价值观,而不是仅仅停留在空泛的宣传上。(2014年4月28日)

  • 共有 3 条留言,共 1 页,这是第 1 页。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前10页  1   后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