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公告】 1. 本网即日起只接受电子邮箱投稿,不便之处,请谅解! 2. 所有文章的评论功能暂时关闭,主要是不堪广告骚扰。需要讨论的,可到本网留言专区 
学界动态 |  好汉反剽 |  社科论丛 |  校园文化 |  好汉教苑 |  好汉哲学 |  学习方法 |  心灵抚慰 |  好汉人生 |  好汉管理 |  学术服务 |  好汉网主 |  说好汉网 |   English  |  学术商城 |  学术交友 |  访客留言 |  世界天气 |  万年日历 |  学术吧台 |  各国会议 |  在线聊天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读博是在浪费时间吗?
时间:2014-9-30 下午 09:34:09,点击:0

别为研究生们惋惜,因为那是值得的。但是,如果你攻读博士学位只是单纯为了增加未来的经济收入,这可能就不值得了。但是,我们将关注的焦点放在了假设的经济上的损失上面,而忽视了许多研究生们攻读博士学位的首要因素——求知欲。
本文作者:丹尼尔 · 莱梅迪作 罗天炎译
本文来源: 译言网
本文编辑: 学君

很少有人会在大学里度过11年的光阴。大多数人都是在大学里呆了四或五年后就迫不及待地离开校园去工作挣钱了。除非论文答辩没有通过,我也将获得博士学位,成为美国和加拿大今年5万名大学毕业生中的一员。在研究生院度过七年光阴之后,带着所付出的时间和努力究竟值不值的疑问,我离开了。现在的科学家究竟还有多大贡献呢?

根据近年的报告,科学家的贡献可没多少。《华盛顿邮报》指出,问题在于学术型的工作虽是面面俱到,但却数量正在减少。而2011年《自然》杂志上的一篇报告也同意这种说法:“在接受了漫长而昂贵的培训之后,研究人员所能从事的学术性工作在逐步减少,而且工业部门也未能填补这一空缺。”《经济学人》的一篇文章更是加以这样的副标题:“为什么读博常常是在浪费时间”,对博士学位制度加以更多的咒骂。公平地来讲,那篇文章把矛头对准了所有种类的博士,但报告却指出理学博士学位(也称科学博士学位)看起来更加没有价值,并这样写道:“大量毫无意义的博士在理论的生态世界里面步履蹒跚地前行。”我在查阅了大量数据以及与一堆人就理学博士问题讨论之后,发现那些自以为说的头头是道的人,说的却是错漏百出的。简单地来说,理学博士们只是媒体所应最新关注的一个群体罢了。让我来解释一下吧。

几乎所有的人都同意在科学领域学术型的工作缺乏的。在过去的四十年里,美国大学所培养的博士数量在增加,而学术工作岗位却在减少。博士多了,教授岗位却少了。正如《自然》杂志的报告中说的,在1973年约有55%的生物科学领域的博士学位获得者能找到稳定的学术性工作;但在2008年,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确定的数字却只是14%。我们可以从NSF的数据得知,纵观科学界各个领域,只有大概23%的博士领域的人员在学术机构的任期或考察期是处在毕业后三年至五年的范围之内。如果你假设每一个理学博士都想要在学术界里开展他们的事业,这看起来的确是个惨淡的低就业率。但学术性的岗位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个个读博者都趋之若鹜。

2012年,一项研究调查了超过4千名在美国顶尖大学就读的生物学、化学和物理学领域的博士生的职业选择。当被要求不考虑工作的实用性而给各种职业排名时,只有大概50%的受调查者给了学术性工作最高的排名;超过40%的受调查者给了私人领域方面的研究工作满分,而大概有30%的人认为创业是个相当好的选择。(上述数字总和超过100%是因为受调查者们被允许给多种职业以高分。)

虽然不知道上述的选择会有多少被付诸行动,但这也说明只有大概一半的理学博士生会真的去谋求学术性的职位。理学博士学位在大学校园之外仍然是有吸引力的证书。根据2008年NSF的一项调查(也可作为此处的总结),现在在美国有大约662,600名理学博士已经投入了工作岗位,只有11,400名失业。失业率仅为1.7%。

当然,一些种类的工作从NSF开展调查时起就已消失。《华盛顿邮报》的报道称,在制药工业里,一些化学家的岗位被裁减。即便如此,美国化学家协会告述我,今年其博士会员的失业率是3.4%,低于去年的3.9%。在那些经济艰苦的时期,就算是在受打击最大的领域,科学家的失业率也低过全国平均失业率一半。为什么呢?因为比起那些只会窥视显微镜和把化学制品小心翼翼地从一个锥形烧瓶倒往另一个里的人,科学家们显然在研究生院里学会了更多知识。正如一位生物学家告述我的,她在读研时所学的统计学和计算机编程几乎在哪里都用的上。更广泛地来说,科学家们懂得如何去解决难题,完成博士论文表明了你能完成好事情。

一位毕业于2010年的数学家告诉我说,他在一项简短的研究之后就被高盛投资银行雇用了。他有许多同事都有着数学、物理学或者是计算机科学的博士学位;他的奖金是他薪水的数倍。一位生物学家在去年毕业7天前就获得了一个医学专员的职位。一位化学家在两年前作为博士后研究者仅仅一小段时间后就得到了一家电池公司的工作,薪水翻了一倍。即便是《经济学家》杂志,就算它如此蔑视“毫无意义”的博士们,它还是了与雇佣科学家们。正如它的科技写作的实习生招收广告中说的,“我们的目标是,在初出茅庐的新闻记者里,尽可能地去发现具有科技写作天资和科学天赋的学生或是科学家。”

理学博士的就业率让《华盛顿邮报》所称的“工作不在这里”看起来十分奇怪,正如这家报纸说的一个理学博士是“带着一屁股债毕业的”那样——但是这现象从没出现过。大多数的理学博士生都有政府补助,学校的薪金,助教奖学金,或是通过他们的导师所获得的科研奖学金,而这些都足够他们支付学费和生活开销了。在2010年的一项关于博士生收入情况的研究中可以得知,大约有75%的生命科学、物理学和工程学的博士学位获得者都是是没有教育负债的。

但是,如果你攻读博士学位只是单纯为了增加未来的经济收入,这可能就不值得了,因为为了获得博士学位,平均来说,你要在研究生院里呆上7年,这也意味着你将失去7年的薪水。科学家在收入上的损失在其毕业之后留在学术界工作时尤为突出。获得博士后研究员职位需要付出30年的光阴,接受超过十年的高等教育,并付出大约40,000美元一年的费用,而这并不能保证你会有一份学术性的工作。据NFS的报告,在2008年,全职博士的薪金中间值,大概是100,000美元一年。(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可以告诉你化学工程师和计算机工程师会赚得更多。)这当然是丰厚的薪水,但远比工商管理硕士和牙科硕士赚的少。

但是,我们将关注的焦点放在了假设的经济上的损失上面,而忽视了许多研究生们攻读博士学位的首要因素——求知欲。在研究生院攻读理学学位的最大而外收获就是能在学习中充实自己。我说过那些与研究生院里的治理和逻辑上的自由失之交臂的人,要学会能够安排他们自己的时间,在广泛的领域开展学术活动。没有人会后悔去攻读理学博士学位;研究生院里的生活,用大多数人的话来说,是富有乐趣的。这点我表示赞同。

在我即将写完我的学位论文的那段时间里,我过的是80个工作小时一星期,贩卖机食品当正餐的日子。更多的时间被我用在了科学的艰苦跋涉上。但在我读研的的中期时,我去了一家杂志当了4个月的实习记者,还花了8个月的时间在伦敦的一间实验室做了关于磁力对大脑的刺激的学术交流。(更不用提在工作日的下午,我穿梭在研究生酒吧与像史蒂芬 · 平克和丹尼尔 · 丹尼特这种贵宾的讲课之间,以及踏上去欧洲参加会议旅途的经历了。)

你也许会反驳道,如果我离开学术界,也就是说,去中学教书或是当一位记者,那样我在实验室所受的陪育不就浪费了。这种反驳是荒谬可笑的。自从博士制度18世纪在德国发源,博士教育培养的成果就体现在学位论文了,它是研究的主体,而且它也在慢慢地推动着一个领域的发展。贡献于科学并继续勇往直前,这样说是没错的。博士们所做的工作没有凭空消失。学位论文会被出版,而他们也会度过了有一段值得回味的人生。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百度搜藏+ 分享到淘宝+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Facebook脸谱网+ 分享到Facebook推特网+ 【打印】【关闭
上一篇: 西方音乐发展脉络全景图
下一篇: 日常生活中几个常见知识问答
相关评论

我要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