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公告】 1. 本网即日起只接受电子邮箱投稿,不便之处,请谅解! 2. 所有文章的评论功能暂时关闭,主要是不堪广告骚扰。需要讨论的,可到本网留言专区。 
学界动态
好汉反剽
社科论丛
校园文化
好汉教苑
好汉哲学
学习方法
心灵抚慰
好汉人生
好汉管理
学术服务
好汉网主
说好汉网
English
学术商城
学术交友
访客留言
世界天气
万年日历
学术吧台
各国会议
在线聊天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好汉网主

作者  |  来源于好汉网  |  编辑于2008-8-29 上午 10:08:09  |  浏览  次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百度搜藏+ 分享到淘宝+ 分享到网易微博+ 分享到Facebook脸谱网+ 分享到Twitter推特网+ 用邮件推荐给朋友+ 打印

 

  “雨,是这个城市的特征,是这个城市的熟悉味道。绵绵细雨,在这样的夜晚,无尽地飘着,飘着。连同我的心,也一起飘到了太平洋的那一头。
  自从你走的那一天,你所深爱的所有,都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里。那么得深,深得一想到就会痛。冬季正慢慢地离我远去,我最爱的冬季,就和你一样这么走了,走了......
  站在我们曾经一直呆的那盏路灯下,我没有撑伞,桔黄色的灯光把细细雨丝打得透亮透亮的。我不愿意回家,我在穿梭在这熟悉的街道,漫步在雨中。路人向我投来诧异的眼光,不停在我耳边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窃窃私语,慢慢地再和着风,飘散;和着雨,沉沦。”
 
  “童,你离开的每一天,这个城市都在发生着变化。沿着我们曾经走过的路途和岁月,我不停徘徊在那条条熟悉的街道和犹如涓涓细流的回忆长河中。我的思念也留在了这里,和雨水一起,流进太平洋,流到你的身边……”

(一)

  “童,又下雨了。
  我记得,你是爱雨的。”

  他爱那被雨水洗刷过的街道;他爱那雨后空气中清新的气味;他爱那雨后树叶的碧绿;他爱那干干净净的一切。

  “可是,你知道的,我不爱雨。”

  她不爱雨后道路的泥泞;她不爱雨点子像一个淘气的孩子钻进她的脖子,打湿她的衣裳,模糊了她的视线。雨天,她不能穿漂亮的衣服。大风会把她的伞高高吹起,会使她的头发纠结在一起,会使她狼狈不堪。就好像那天一样。

  “童。我恨不了你。”

  事到如今她还是和往常一样的爱着他。他的每一个细节,每一句话,都还深深地印在她的脑子里,怎么挥都挥不去。

(二)

  “童,还记得那个‘新亚大包’么?”
  由于她的厨艺不精,每次他饥肠辘辘地过来,他们都会去那里。她会叫上一碗我吃不完的红油小肉面,他呢?会叫上一份咸肉菜饭。这好像是他们不变的规则。每一次,他都会把她剩下的面条给全部解决掉。然后会说她浪费。她则会嬉皮笑脸:“怕什么?有你呢!”
  他握着她的手离开了那里,就在那门前的小道上,点燃一根烟,任它在这深蓝色的丝绒布里燃烧着。那一点点的火光不停跳动,像一朵绽放的花。一阵风袭来,白白的烟雾朝她扑来。他马上松开她的手,和她换个位置;“会呛着的。”然后用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好像害怕她会突然飞走似的。
  那根烟燃尽了。那点红色不再闪动。它的生命消耗殆尽了。于是,他们开始散步,像七、八十岁的老爷爷老奶奶一样。然后他们一起哼着那首他们最爱的《最浪漫的事》。他说她,是他手心里的宝。
玫总是感叹那些公园里的老爷爷老奶奶,感叹他们还是这么地相爱。经过那么长时间的考验,他们的爱情还可以那么闪闪发亮,真的好羡慕。每每此时,玫总是想他们如果那样子就好了。她要求得不多,他们可以不要很有钱,可以不要很大的房子,只要能够相守到老。
  这个时候,童总是紧紧攥住她的手。她,也真的明白什么了叫做“持子之手,与子携老”了。
  “照例,自从你离开以后,我的生活还是按照原有的规律进行着。那已经变成了我的一种习惯了。我的生活因你而改变。”
  她下楼,坐在那和他们常坐的位置,叫了一碗红油小肉面。
  还记得那一次么?我也是一个人去那里,后来你问我:“在对面看到了什么?”
  “没有什么啊。”
  “傻瓜,你的对面是我呀。”他在给她的mail中这样写道。
  “我的对面是你么?”她这样地想这,“那个喜欢咸肉菜饭的你,真的在我的对面么?”她仔细地寻找,却只发现了空荡荡的座位和她那空荡荡的心。
  她最终还是剩下了她的红油小肉面,没有他甜蜜的责备,也没有他捧着碗的“唏哩哗啦”。她起身,离开……

(三)

  “开始下雨了。”
  “为什么每次我想你,就要下雨?为什么你走了以后,就老是下雨?”
  “童,你为什么那么爱雨呢?为什么?难道你知道雨会把我的思念带给你么?难道你知道我会为你流那么多的泪,故意让雨掩盖我的哭泣么?”
  雨点子,细细密密,密密细细。飘了她满脸,飘了她一身。它们调皮地钻进她的头发,钻进她的领口。她站在那个恒久不变的地方,那也是一种习惯。
  玫拿出一根烟,开始点燃。看着那点红色在这黑丝绒布里闪烁,一起一伏,忽明忽暗,好像他的呼吸。她让它烧啊,烧啊,就这样,落下一大段一大段的灰色,刚触地,又被风带走了,不停的重复,直到生命的尽头。

(四)
  她开始散步,想象着身边有他的影子。慢慢的,她路过那家餐厅。
  那个有她喜欢的特色色拉的餐厅停止营业了。不知道是装修了呢?还是换别家了。
  “难道连你留给我的仅有的回忆都要带走么?”心里一阵酸楚。
她一直很喜欢那家餐厅的格调。落地的玻璃,昏黄的灯光,还有适合两个人的小巧座位。他们每次都选择那个有水帘的位置。不断被冲刷的玻璃变得很模糊,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街上的人影,但是绝对不怕被人们的眼光打扰。
  “一个属于我们的小小空间。”她每次都这样说。
  餐厅里的厨师把色拉的原材料切成一长条一长条的。各式各样的果蔬被装在一个木质的筒里,边上还配有一碟白白的色拉酱。打那以后,他们都疯狂地爱上了这样形状的东西。从“黑白配”到“百奇“,还有“百里滋”,一样样的都搬回家。她开始做那样的色拉。他呢?开始和她打赌。
  “如果我们同时咬,你说它会不会掉下来?”
  “不会。”她不假思索的喊道。
  他只是笑而不答。
  “哼,那试试啊。”她最受不了他那副把握十足的样子了。
  他们开始疯狂地迷恋上了这个游戏。像两个疯子,又像两个孩子。而后,他们开始接吻,然后深吻,谁也舍不得放开。舍不得放开彼此那柔软的唇,放开那温暖的感觉。
  “原来,我们迷恋的其实是我们的唇,我们的吻,我们的心,我们的人。”
  她还是照样做她的色拉,依然买那样形状的食品,依然每天路过那家正在装修的店。
  “童,你留给我的习惯,我没有办法改变。”

(五)

  地上的小黑点开始增多,它们开始加速度坠落。她没有带伞。
  “童,我想好好地来感受一下。感受雨水,感受你的气味。”
  行人开始奔跑。雨点子不断地打在她身上,打得她很痛。
  她静静地看着他们抱着头,看着他们加快脚步,看着他们的外套在这风中起舞。他们,在寻找。寻找一个可以避雨的地方。他们,看上去,有点,狼狈。
  地上溅起了无数的水花。溅湿了她的跑鞋,溅湿了她的长裤。那水印子慢慢地蔓延开来,像一个永远跟随她的影子——童的影子。
  她披肩的长发搭在她无力的肩上,身上的T-shirt紧紧裹住了她的身子,凸显出她丰满的胸部。脸上,不知,是雨还是泪。
  她搭上了那辆开往他家的公车。所有的人都用一种诧异的眼光打量着她。雨水不断地从她的衣裳上面滴落。她开始觉得冷。
  车厢不停地晃动着。街灯的昏黄从玻璃窗柔柔地射了进来。她想起了那个《将爱情进行到底》里的雨欣和学斌。那个晚上,她和童也做过同样的傻事。他们谁也舍不得谁。只好来来回回地坐着这公车,在上海的迷夜中穿梭。
  车窗上的雨滴不断地滑落,沿着玻璃,留下一条条长长的足迹。她摒住呼吸。
  那颗晶莹的小珠子开始慢慢地下滑,反射出五彩的光芒。然后,它遇到了另外一颗,它们相遇,很快地融合在了一起。最后,加速下坠,直至消失……
  没有第三颗。第三颗的相遇。

(六)

  “童,今晚我们去看电影吧。我买好票了。”
  “今晚?不一定可以啊。”
  “啊?为什么啊?”
  “等会几个朋友一起。”
  “可是,可是今天是你生日啊。”
  “嗯,我尽量。”
  “‘国泰’。七点一刻,我等你。”
  “好。”
  “哎,等等……我爱你。”玫握着电话,在那头痴痴地笑。
  她是爱童的。深深地爱着童。她问她自己,如果他现在一无所有,她愿不愿意还跟着他?和他一起吃苦?一起受累?一起经历所有的一切?
  是的,她愿意。她真的愿意。
  玫从来不是一个手巧的人。一个不会做饭的她,一个不会打毛衣的她,怎么可以去支撑一个家,去好好地照顾他?于是,她决定学,为了她深爱地童,她什么都愿意去做。
  七点。
  她抱着亲手给他织的围巾。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她才完成。玫现在觉得好幸福。她想象着童戴上它的样子,想象着童紧紧拥抱她的样子。她不禁开始微笑。
  这一月也会这么冷,冻得她直打哆嗦。
  “童,你怎么还不来?童,你快点来啊。我好想你。”她不断在心里重复着,呐喊着。仿佛这样,就会驱走一点寒意似的。
  七点一刻。
  “童一定会来的。一定会的。”
  七点半。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候再拨……”
   ……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候再拨……”
   ……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候再拨……”
   ……
  八点半。
  玫感到已经快要被冻僵了了。可是她还是坚信童一定会来的。
  “他现在还好么?千万不要出事啊。”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候再拨……”
  九点。
  “玫!玫!”
  她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从对面一路跑过来。风带起了长长的大衣。感觉很飘逸。好像一双翅膀,一双很大很大的翅膀。她的童,要飞了。
  “你这傻瓜,真的在这里等了那么久?”他握着她的手。
  “怎么这么冷?你干什么不找个地方躲一躲?啊?”
  她倒在他的怀里。她的童,终于还是来了。那个温暖的温度,熟悉的味道,真的是她的童,是她的童。
  她没有说话,却嘤嘤哭了起来,“你为什么那么晚才来?为什么?……我以为你不会来了……我真的以为你不来了……我找不到你……我怎么样也找不到你……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么?……可是我还是……等你……你不会这样不理我的……你不可以这样的……不可以……”
  童紧紧地抱住她,好像要用自己的体温使她温暖。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下次不这样了,我不让你担心了…… 我刚才想给你打电话的,可是那个地方信号不好。下次不会了。下次不会了。”
  童把她的头紧紧地抵住她的头,像哄一个孩子一般,喃喃地, “下次不会了。”

(七)

  雨还是没有停, 车窗上的珠子还是重复着一样的动作。车驶过一站又一站,离童的家越来越近了。
  玫把头靠在车窗上。玻璃上迅速形成了一团雾气。白白的,很迷茫。
  车厢里的一对情侣在歌唱。女孩子坐在男孩子的腿上。她的手怀着他的脖子,咯咯地笑。那个熟悉的旋律,让人心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得那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握当作手心里的宝……”
  玫也和着他们一起唱,轻轻地唱……她闭上眼,泪水缓缓地滑落。

  童的屋子,没有灯。她站在转角,呆呆地注视着那间她熟悉的屋子。在那间屋子里,曾经有她最爱的沙发,最爱的窗帘,最爱的野百合,还有,最爱的人。

(八)

  “喂?童啊?明天晚上过来吃饭怎么样?”
  “我明天要出差。”
  “啊?去哪里?”
  “天津。”
  “那什么时候回来?”
  “估计四、五天吧。”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那我现在不是告诉你了吗?”童在那头笑。
  “你老是这样子。怎么就改不了?”
  “呵呵,我回来了给你电话。”
  “好啦。你自己小心点哦。我会想你的。”
  “嗯。”
  没有童的日子。对于玫来说,每一天都是漫长的。每天晚上,她都等他的电话。为了他,她改掉了关机的习惯。为了他,她延迟了睡觉的时间,慢慢的也变成了一种习惯。哪怕被他从睡梦中吵醒,她也乐意。因为童,是她最爱的人。
  电视机开始发白,伴随着嘈杂的杂音。她起身关掉了声音。望着这灰白交错的屏幕发呆。“童,你在干什么呢?”
  她没有打电话过去,生怕会打扰他的工作。她只是静静地等待,等待他的电话。
  每天,她都是这样的等待着;每天,她都是这样迷迷糊糊地睡去;每天,她也都是这样的失望而归。梦里,她,呼喊着,他的名字——童。
  她为什么要这么卑微?这样算是卑微么?她不知道。只是爱一个人,不是就不要计较谁付出得多,付出得少么?爱,本身就没有公平可言。
  第六天。
  一大早,玫就醒了过来。她想起了童。
  其实每一天的清晨,当她睁开双眼,她想到的第一个人总是童。曾经有人说过,每天早晨你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永远也忘不了的那个人。
  “童真的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人么?”她总是这样地问自己。
  “既然我那么爱他,我又为什么要忘记他呢?”她又总是微笑着对自己说。
  她让自己全身心的投身于工作。这样,一天就会很快地过去。夜晚,她就可以看到她思念的童了。
  下了班。依然没有童的消息。她一个人在街头漫无目的地游走。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候再拨……”她的眼里充满了失望。
  “嘟……嘟……嘟……嘟……嘟……”
  “还没有回家么?”她觉得无奈。
  她进了超市,为自己和他添置些东西。还是这样,从“黑白配”到“百奇“,还有“百里滋”,一样样都被丢入了购物车。
  “林?那不是林么?”她想着,便追了上去。
  “林?”
  “玫!是你啊。”
  “好巧,你也来买东西啊?”
  “是啊,等一下娜娜要来。她硬要我下厨。”
  “哇,好幸福哦。那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玫咯咯地笑。
  “估计明年吧。”林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那你们呢?”
  “呵呵,还没考虑呢。”玫觉得心里一阵泛酸。她怎么会没有考虑过呢?她做梦也想成为童的新娘,想穿上那洁白的婚纱和他踏上红地毯。可是童并没有向她求婚啊。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那么不矜持?三言两语就被他骗去?她才不干这样的傻事呢。她一定要让童认认真真的向她求婚。让她感动得可以哭得一塌糊涂。她的嘴角扬起一个贼贼的弧度。
  “林,你知道童他回来了没有?”她小心翼翼地问,深怕让林嘲笑她连自己的男朋友都不知去向。
  “他没有联系你么?”林显得有点疑惑。
  “啊?什么意思?……他只是说去天津大概要去四、五天,现在也应该回来了。电话也没有一个,我有点担心。”
  “他那么大个人了。你不要老为他担心,不会有事的。不过我昨天接到过他的电话。”
  “昨天?他回来了?他和你说什么?”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他昨天叫我去喝酒。不过我正巧没空……”
  她一个劲地冲了出去。
  “玫!玫!……”
   她顾不得林在身后喊,顾不得了……

(九)

  童的屋子还是漆黑一片。
  “嘟……嘟……嘟……嘟……嘟……”还是无人接听。
  玫一步一步走上台阶。每走一步,她就越来越紧张。她害怕童在家。见不到童,她日夜思念着他。可是如果现在他真的在家,她怕她经受不起这样的打击。
  “叮咚,叮咚。”玫的手开始颤抖,她的心跳越来越快。
  许久,没有人应答。
  “叮咚,叮咚。”
  还是没有人。
  “童?你真的不在么?真的不在么?”她把整个人贴在墙上,慢慢地滑落到地上。
  “童,我等你回来。我等你。”她把头埋入自己的双臂。泪水,在不经意之间,滑落。
  楼上楼下不时会有人经过。一听到脚步声,她就立刻起身,佯装上楼或者下楼,这样反反复复。她觉得自己很不害臊。为了他,她居然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好像一个小偷一样需要到处躲藏。她居然可以在这里彻夜不归,等一个男人。这个人是她自己么?她真的怀疑自己爱他究竟爱到了哪步田地?
  十二点。
  童还没有归来。她觉得冷,开始害怕。
  凌晨一点。
  外面开始下雨。她担心他没有带伞。她裹紧了身上的衣服。把头靠在了他家的房门上。
  凌晨两点。
  还是没有见到童。她觉得累,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
  一串金属钥匙清脆的碰撞声把她惊醒。她迷迷糊糊地,慢慢抬起头,一个男人的影子朝这边移动。那个影子,是童么?
  那个人影停止了移动,“玫?”那个声音显得低沉而沙哑。
  那个熟悉的声音,是他,是童。
  她起身,一个耳光甩了过去,在这寂静的夜里,如此响亮。她看不清楚他的脸,看不清楚他的表情。顿时泪如雨下。
  漆黑的走道上,两个人看不清彼此。他们就这样僵持着。保持着距离。雨声,掩盖了她的哭泣……
  终于,他还是先开口了,“进屋去吧。”

(十)

  “先去洗个澡,你这样冰冷的,要生病的。我帮你放水了。”
  “童。疼么?”她开始后悔刚才那样打他。“我只是……只是一时……”
  “不怪你,是我不好。先去洗澡,不然你要结冰了。听话。”
她喜欢童叫她听话的那种口吻。那样得温柔,让她觉得童很珍惜她,很爱护她。
  热热的水冲得她立刻暖和起来。浴室里的雾气朦朦胧胧的,这里充满了童的味道。她的剃须刀、剃须水、还有那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
  “童。有没有吹风机?”
  “在卧室里,等一下,我去帮你拿。”
  “你快点去洗,我自己来吧。这么晚了,你也累了,刚才淋雨了吧?”
  “我没事。”
  “快去啦。”她开始撒娇,“现在里面还热热的,等一下要冷掉了,会着凉的。”
  ……
  她的长发垂在胸前,像瀑布一样顺滑浓密,“洗好了?”
  “嗯。”
  “过来,我帮你把头发吹吹干,快点休息吧。”
  “不用,我自己来。”
  “干什么啊?那么客气啦?”玫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你为什么回来了也不通知我啊?”
  “……我正想通知你呢。”
  “胡说!这么晚了,如果今晚不是我在这里,我怎么看得到你啊?”
  “……玫……以后不要这样等我了。”
  “呵呵,心疼啦?”
  “呵呵……”
  她从背后抱住他,慢慢的把双手缠绕在他的脖子上。她的秀发滑过他的脖颈,挠得他痒痒。那香波的味道直往他鼻子里面钻。
  “童,我好想你。你走的每一天我都在想你。我想你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是不是一切都如意……不过呢,我知道你一定没有这么想我对不对?连电话也不打给我一个。我很担心你啊。”她开始撒娇。
  “我知道了。”
  “啊?这算什么回答啊?”玫一下子跳了起来,“什么叫‘我知道了’?”
  “我也想你啊。”童微笑。
  “那还差不多,你坏死了!大人不计小人过。以前的事情我都忘记了。你可要好好对我哦。”她把投靠在了他的胸口。慢慢的抬头看着他。
  她在他的双唇上轻轻地啄了一下,软软的,那个熟悉的感觉。然后又啄了一下。童回吻她,热烈地回吻她。四片唇纠缠在一起,他一把抱起她,进了卧室。
  “我爱你,童。”她嗲嗲地笑。昏暗的灯光把她的眸子照得很美,亮闪闪的,很有灵气。像一个夜精灵,有点妖娆,有点妩媚。
她的长发像云朵一样铺在枕上,松松软软的。
  他吻她,吻她的耳垂,吻她的脖子,吻她的秀发。她咯咯地笑,甜甜地笑。
  他褪去她身上的衣物,仔细地吻她每一寸肌肤……
  ……
  “不可以这样。”他一下子离开她,让自己稍稍平静了一下,“乖乖地睡觉。嗯?”
  她起身。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他帮她穿上衣服。
  “童?你有事瞒着我!”
  “……”
  “到现在,你还要骗我?……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怎么了?快说啊!”

(十一)

  外面还在下着雨。没有丝毫要停的迹象。
  玫站在那盏路灯下,望着那个漆黑的屋子。她冷得发抖。
  “童,我好想再看你一眼。”
  她还是继续地徘徊在他的家门口,仿佛这样的等待就会等到他的归来似的。这时,她多么希望童的屋子是亮的,是温暖的,是她想要的。
  那个载满回忆的屋子。

(十二)

  他坐在床沿上,点燃了一根烟。那点红色又开始忽闪,忽闪的,让她心痛。她摒住呼吸,静静地等待他的声音,像是在等待某种判决。
  “玫,”他缓缓地开口,声音显得虚无飘渺,如同他吐出的烟雾一般,袅袅上升,逐渐消散。“我们……分手吧。”
  她一直担心的,一直害怕的,一直自欺欺人的还是发生了。
  “为什么?”她睁大眼睛,和所有遭遇分手的女人一样,问出这三个字。是的,她不想不明不白的和他分手。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
  “是我哪里做得不好么?……我对你那么好。童,你知道的,我爱你。”
  “不是你的错。”他深深地吸了口烟,那红色继续在夜幕里跳动。
  夜,瞬间停止,凝固。
  “玫,她需要我……我必须照顾她。”那个声音缓缓地飘过来,飘进她的耳朵。
  “她?她是谁?她需要你?那我呢?我不需要你么?”她开始颤抖,泪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划过那透明如玉的脸庞,划过嘴角,留下一道亮晶晶的痕迹。像银河,一样地泛着亮光。
  “玫,她和你不一样。你可以很好地照顾好自己,可是她不行……我不在你身边的这些天,你不是也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吗?……”
  “我很好?你知不知道我每天都盼着你回来?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我是怎么过的?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担心你?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她打断他,突然间呐喊。
  月光静静地从窗户撒了进来,照亮了屋子里的两个人。他们是两个个体,尽管他们曾经是那么地相爱。是的,曾经。
  她无力地靠着墙壁,黑暗中的她那样凝望着他,隔着泪水,她看不清他的轮廓——那个她深爱的男人。是幽怨么?还是爱恋呢?
  “童。”她哽咽着,唤着他的名字。她走上前去,一步一步,那么地艰难。她想和他在一起,想成为他的新娘。那个男人,离她那么近,可是感觉却是那么遥远。她走得好累,好累。
  “童。”她从身后抱住他。很安静。她把头靠在他的肩上,“童,我每天都数着指头等你回来,每天都是……”她控制不了自己了,彻底的崩溃了,泪水开始狂奔。
  “童。”她感到要窒息了。她不停地抽泣,哭泣快要淹没她的声音。“童,不要离开我,不要……”她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了他,她伏在他背上,紧紧地贴住他,“童,不要。”
  当一个男人爱你的时候,他是真的真的对你好,会爱护你,会担心你,会疼惜你;可是一旦他的爱插上翅膀飞走了,你的一切,你的泪水,你的痛苦,你的心伤,他都会视而不见了。

(十三)

  “玫?”他不敢动,只是微微侧过头,想看看伏在他背上的她。其实,他对于她是充满愧疚的。他对她真的没有感觉了么?当然不是,只是这两个女人中,如果他要选择一个的话,这个人,不是,玫。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她开始慢慢止住了哭泣。像个孩子,不肯放手,就这么伏在他背上。她知道今夜她抓不住他,一切都真的结束了。
  “背靠着坐在沙滩上……听听音乐……聊聊……愿望,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她轻轻地哼唱,泪水再一次涌入眼眶。她闭上双眼,长发凌乱地散落在肩上。
  眼前的男人微微皱起了眉。是愧疚呢?厌烦呢?还是逃避呢?
  “玫?你累了,睡吧。”
  他还爱她么?她这样想着。他为什么还那么关心她呢?或许她是错的,他根本就不管心她。他只是想解脱,想赎罪,想安慰自己的灵魂。
  “童?你要和她结婚么?啊?”黑暗里透着一种绝望和空洞。
  “……”他吐了一口气。是的,他该说什么呢?是不是要回答她呢?他想过这个问题么?结婚?
  “童?你知道么?我……”她痴痴地笑,“我好想好想成为你的新娘。永远作你手心里的宝。”
  “童?你想过和我结婚么?如果让你再选择一次,你会选我么?”
  “……玫。对于你,我真的很抱歉。如果我对你造成了什么伤害,我真的很对不起,对不起。玫。”
  对不起?她的心在冷笑。那是什么?还有“如果”,那又是什么?
  真的没有办法挽回了么?她的童,真的要走了么?走了?


(十四)

  在他的床上迎接每一个清晨。那或许是她最大的心愿。
  玫睁开微微发疼的双眼。她的身边充满了童的味道。他的睡衣,他的床单,还有他的棉被。
  “童?……童?”睁开眼想到的第一个人还是他么?昨夜的一切想梦境一般。他还没有准备好,没有准备好接受这一切。

“玫:
  当你看到这留言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在去温哥华的旅途上了。
  我很抱歉所发生的一切,也很抱歉对你造成的伤害。对于你昨天问我的问题,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答案了。
  玫,我想过和你结婚。真的想过。你真的很好,是个好女孩。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如果没有遇到她,我想我一定会选择和你在一起的。
  玫,希望你一切都好。
                            童”

  “童!童!你不要走!不要走!你不可以这样的,不可以!”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候再拨……”
  她飞奔出去,她要找回她的童。一定要找回她的童。
  ……
  “喂?林么?你有没有和童在一起啊?你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在机场?童呢?他走了么?”她又一次哽咽。
  “他已经上飞机了。”
  “你骗我!你骗我!林。求求你,求求你帮我拦住他,我拜托你了。我马上就来,马上!”泪水,这就是她的泪水么?注定为他流的泪。
  “玫!我没有骗你。冷静点,听我说,他已经走了,你现在先回家,好吗?我马上就过来。”
  “你们都骗我。你们为什么都不告诉我?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十五)

  她多么希望他屋子里的灯亮着。她多么想再看他一眼。
  “童。我每天都在盼你回来,你知道么?我不相信,我们这么就结束了。是我不愿意接受现实也好,别的也好。我还是那么得挂念着你。一直很挂念。”
  “童?你回来还会面对我么?”还有那个她从未谋面的“她”,那个把童带走的“她”。
  “雨,是这个城市的特征,是这个城市的熟悉味道。绵绵细雨,在这样的夜晚,无尽地飘着,飘着。连同我的心,也一起飘到了太平洋的那一头。
  自从你走的那一天,你所深爱的所有,都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里。那么得深,深得一想到就会痛。冬季正慢慢地离我远去,我最爱的冬季,就和你一样这么走了,走了......
  站在我们曾经一直呆的那盏路灯下,我没有撑伞,桔黄色的灯光把细细雨丝打得透亮透亮的。我不愿意回家,我在穿梭在这熟悉的街道,漫步在雨中。路人向我投来诧异的眼光,不停在我耳边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窃窃私语,慢慢地再和着风,飘散;和着雨,沉沦。”